第二百四十一章 惧内(2 / 2)

重回侯府嫁纨绔 半瓶 5296 字 1个月前

“你谁呀你,你凭什么让我做小?”门外人影一闪,云舒突然冲了进来,三步并两步跑到程志业面前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吼,“说我虎了吧唧,你才虎了吧唧呢,背后说人坏话,算什么男人?”

吼完才正经看了程志业两眼,立刻嫌恶地皱起小脸:“好像还真不是男人,打扮这么花哨,不会是个太监吧?”

“嘿,怎么说话呢你,谁不是男人了?”程志业顿时急了眼,跳脚道,“长这么大眼睛干嘛使的,不要就扣出来喂狗,小爷我可是顶天立地的爷们,居然敢说我是太监!”

“谁家爷们穿成你这样,还戴花,你怎么不擦点胭脂呀?”云舒毫不示弱地回敬道。

“我……”程志业想说我又不是没擦过,话刚出口又硬生生憋了回去,他要真说出来,恐怕更被这小丫头当成太监。

难怪小丫头敢和袖儿正面刚,看来还真不是个吃素的。

“你小地方来的知道什么,戴花是京城的习俗,男的女的都能戴的好不好?”他郁闷地解释道。

其实他也用不着给一个小丫头解释,但他实在不想被当成太监。

云舒撇了撇嘴:“那我小乖哥哥怎么不戴?”

“他长那么好看,用得着戴花吗?”程志业没好气道。

舒恍然大悟,“原来你是因为长得丑才戴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程志业气得脸都白了,“你说谁丑?”

“就说你,你丑你丑,你丑得像个大马猴!”云舒连声说道,吐着舌头冲他喊,“略略略,丑八怪……”

“……”赵靖玉头疼不已,懊恼地看向依云,“看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。”

依云:“……”

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!

程小公子那么好脾气的一个人,怎么跟一个小姑娘斗起来了?

眼看着两人吵得不可开交,无奈之下,赵靖玉只好让皇甫把程志业送走,看他这气急败坏的样子,估计他也没什么对付云舒的好办法,自己还是另请高明好了。

程志业窝着一肚子的火愤然离去,临出门一把揪下鬓边的芍药花扔在云舒身上:“我刚才说错了,你是不能做小,就你这种母老虎,只配当个老姑娘!”

“那也比你当老太监要好!”云舒反唇相讥。

“……”程志业牙都咬碎了,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,只能咽下这口窝囊气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云舒叉着腰喘气,等气喘匀了,问赵靖玉:“小乖哥哥,你怎么会和这种人交朋友?”

赵靖玉冷着脸说道:“第一,不许再叫我小乖哥哥,第二,我的朋友轮不到你来质疑,第三,没有我的允许,以后不准来西跨院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“……”云舒方才怒怼程志业的气势瞬间消失殆尽,面对赵靖玉冷若冰霜的脸,蔫蔫儿地点了点头,“哦,知道了。”

赵靖玉冲依云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把人带出去。

依云领会,便挽着云舒的手将她送出了西跨院。

路上,依云适当提点了她几句:“云姑娘,你也知道我们家二公子的真实身份,他如今是当朝的太子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只是还没有正式册封,才暂时住在侯府里,所以你不能再把他当作你小时候的玩伴,在他面前说话行事都要有礼有度,要有敬畏之心,否则的话,保不齐哪天你的所作所为就传到了圣上耳朵里,到时候你别说住在侯府,就是在京城都待不下去的,你明白吗?”

云舒当真被她唬住了,半天没说话,直到出了西跨院的大门,才小声道:“我有婚约皇上也会赶我走吗?”

依云在门槛内止住脚步:“你的婚约在皇命面前算什么,何况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,二公子根本就不知道。”

“可我没说谎。”云舒黯然道,“我已经无家可归了,小乖……二公子若是不要我,我就只能去死了。”

依云又觉得她可怜,叹口气道:“你也看见了,二公子心里只有袖儿姑娘,他不可能为了你放弃袖儿姑娘的,就算他肯皇上也不肯呀!”

“我知道,袖儿姑娘是凤命之女。”云舒可怜兮兮道,“我做小也不行吗?”

依云:“……”

这姑娘刚才还因为这事和程小公子吵得不可开交,现在却自己主动提出要做小,可即便是做小,那也得袖儿同意呀,袖儿要是不同意,别说二公子,皇上都得依着她。

“这事只有袖儿姑娘说了算,我可不好说。”她不愿太伤小姑娘的心,便含糊着回了一句。

她想着小姑娘聪明伶俐的,回去认真想一想自然会知难而退的,谁知道云舒却不按常理行事,居然直接跑去找谢南嘉了。

谢南嘉在似锦院里和绿柳画楼赵兰芝四姨娘说了好半天的话,眼看着日近中午,老太太打发人来请她去慈安居用午饭,谢南嘉生怕老太太又要帮着赵靖玉说合,便婉拒了她的邀请,和谢南风一起回家。

赵靖玉的解释她完全相信,但她希望赵靖玉能独自处理好云舒的事情,不要假他人之手,因为将来他们还会面对很多类似的问题,她想看看赵靖玉的态度和能力。

如果赵靖玉在云舒的事情上优柔寡断,将来就有可能在别的女人面前优柔寡断,朝中多的是想把女儿送进宫的官员,言官们也会逼着皇上选秀女充盈后宫,赵靖玉的态度直接关系到她以后的日子好过还是难过,因此她不能轻易妥协。

这样想着,她便告别众人,和谢南风一起离开了。

她和谢南风先前在慈安居分开,谢南风说自己要去似锦院看孩子,等她去了似锦院,谢南风却不在那里。

她当时只顾着和孩子亲,也没在意,后来被赵靖玉一闹,又忙着和绿柳她们说话,直接把谢南风给忘了。

结果等她要走的时候,谢南风却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。

当时人多她也没问,等到两个人在侯府大门口和众人告别时,云舒突然追了出来,谢南风看到云舒,脸色一变,小声道:“糟了,难道被她发现了?”

“发现什么?”谢南嘉疑惑道。

谢南风贴近她耳边道:“我把那丫头的婚约和玉环偷了。”

“……”谢南嘉大吃一惊,“你是不是疯了,好好的你偷那东西做什么?”

“我想找人看看是不是伪造的。”谢南风道,“当初那个锦屏县主就是这样骗人的。”

谢南嘉:“……”

这孩子,可真会帮倒忙,现在好了,被人家发现了,等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,叫她的脸往哪搁?

这事干得实在掉价。

谢南风也有点慌了神,紧张地盯着云舒。

谁知云舒却径直跑到谢南嘉跟前,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你做大,我做小,你同意吗?”